<i id='908az'></i>

<code id='908az'><strong id='908az'></strong></code>
<dl id='908az'></dl>
<i id='908az'><div id='908az'><ins id='908az'></ins></div></i>

  • <ins id='908az'></ins>
    <fieldset id='908az'></fieldset>

      <acronym id='908az'><em id='908az'></em><td id='908az'><div id='908az'></div></td></acronym><address id='908az'><big id='908az'><big id='908az'></big><legend id='908az'></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908az'></span>

          2. <tr id='908az'><strong id='908az'></strong><small id='908az'></small><button id='908az'></button><li id='908az'><noscript id='908az'><big id='908az'></big><dt id='908az'></dt></noscript></li></tr><ol id='908az'><table id='908az'><blockquote id='908az'><tbody id='908az'></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08az'></u><kbd id='908az'><kbd id='908az'></kbd></kbd>
          3. 处理好这三种关系为扶贫事业提供助力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三级理论片

            產業扶貧是我國長期扶貧開發實踐中逐步形成的專項扶貧開發模式之一,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項利器。然而,總結各地產業扶貧實踐,也存在一些共性問題。我們要基於問題導向,更好處理三種關系,以發揮產業扶貧的更大效力。

            一要更好促進短期績效與長期發展之間的綜合平衡。農業產業扶貧資金多是在財政體制常規分配渠道之外,按照專項資金和項目制方式進行資源配置。農業生產的周期性特征決定瞭農業產業發展的特殊性,往往需要三五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持續投入,才能形成比較成熟的產業鏈。當前,個別貧困地區在產業扶貧項目資金的投入使用上,更偏向於追求財政績效考核意義上的短、平、快,希望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這容易導致產業扶貧出現重短期效應、輕長效機制、組織化程度低、同質化嚴重等問題。在項目短期目標的牽引下,個別地方傾向於就當年抓當年,把資金安排給當年擬脫貧的貧困戶,因此資金覆蓋率低,投入時間短,對脫貧支撐作用弱。解決這一問題,必須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無遮擋黃漫動漫視頻 ldquo;功成必定有我”的責任擔當,真正以長遠眼光,厚植產業發展的長久根基。

            二要更好實現資源優勢與產業優勢之間的順暢轉換。貧困地區多為邊遠內陸山區,這種特殊的山區經濟產業形態,容易陷入“資源詛咒”和“貧困陷阱”。一方面,山區有豐富的特產和資源,適宜“靠山吃山”。大宗農產品一般在平原,特色農產品往往在山上。另一方面,山區農民坐擁相當規模的承包山地、承包林地,往往無力高效開發。在農村改革不斷推進的過程中,包產到戶也從“平面”走向“立體”。很多貧困山區都有“七山二水一分田”的說法,農民承包到戶的山地、林地面積,戶均十幾畝甚至幾十畝都不鮮見。山區農業要搞好,必須大膽引入外部資本,合法流轉山地、林地,進行系統性規劃和長期開發,才能把資源盤活,讓資源變現,在企業獲得利潤的同時,農民也獲得穩定的收益。

            三要更好發揮個體項目與整體設計之間的協同效應。貧困山區的產業發展需要量力而行、秋霞電影網在線觀看倫因地制宜,需要統籌規劃縣域亞洲 歐美 中文 日韓Av在線范圍內各扶貧開發項目和產業類型之間的關系,實現協同互補,而不是互相拆臺、此消彼長。很多地處山區的貧困地區,海拔落差大,溫差也較明顯,這其實很適於針對不同的區位優勢進行立體式梯度開發。這需要產業規劃部門和各級分管領導,跳出各自為戰的本位視角,算大賬、顧大局、形成合力。個別貧困地區仍存在拍腦袋決策,依憑個人經驗和特定產業偏好,而不是基於當地實情和市場規模進行產業選擇的狀況,這往往會帶來巨大的風險和不確定性。而且,不同項目之間也會因此出現惡性競爭和相互擠占。這也要求產業扶貧項目的選擇和確定,必須充分考慮相關配套設施、社會化服務和前期基礎設施建設。總之,需要打破各自為戰的孤立格局,呵護傳統優勢,審慎甄別和引入新產業項目,盡量“做加法”,讓整個區域內的產業形態相得益彰、協同並進。

            當前,以政府為主導的產業扶貧,必須妥善化解政府行為與市場邏輯之間存在的張力。一是通過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新型職業農民,避免政府“包辦”企業、企業“包辦”農民的異化現象。二是政府要在產業扶貧過程中對龍頭企業加以引導,而非簡單做“甩手掌櫃”,要讓龍頭企業真正帶動農戶,合作經濟組織真正激活內生發展動力而避免“空殼化”。在這個意義上,隻有做足“繡花”功夫,才能更為精準地發揮產業扶貧的功效,也才能更有效率地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